欢迎光临南京市临江高级中学!今天是
爱,原是一场无畏布施

发布时间:2018/9/12 14:23:23 作者:27506 浏览量:45次

爱,原是一场无畏布施

王悦

前些日子发生一件事,使我想到了这个话题。

某天早晨,我刚到办公室,年部值班的老师就送来一只吹风机和一把梳子。我一看,这肯定是哪个爱美的姑娘起大早洗了头,在教室吹头发时被逮了个正着。这下好了,违禁电器,抓到了肯定是要没收的,批评教育是免不了的了。上午上课,我把吹风机放在了随身带的物品篮里。细细回想,走进教室之前,我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。

刚站上讲台,有些眼尖的学生一眼就看到了这只吹风机,几个调皮的男生在下面偷着乐。我不想耽误上课的时间,于是轻描淡写地说:“今天收到的这个吹风机,我不问是谁的。请自己来找我。”说完就开始上课了。

临近期末,工作繁重,压力山大,一时我竟忘了这吹风机的事。它和那把梳子静静地躺在我办公桌旁的小桌子上,无人认领。直到前几天,有个家长告诉我说,这只吹风机是她家姑娘的,姑娘实在是怕我,不敢来认领。

原来是她——高高瘦瘦的涵,从高一起就在我班上。虽是年轻姑娘,但她体质不好,经常胃痛,之前因为一直需要吃中药调理,还长时间不能上晚自习,也因此失去了很多学习时间。进入高二,学习任务重,几次考试下来,涵的成绩不尽如人意,但她一直非常努力,更多的时候我只能看到她埋头学习的身影,偶尔抬起头来,一张面色蜡黄的小脸和原先并无差别,看来是老毛病还在。听家长这么一说,我顿时觉得这件事是意料之中的。大概是天太冷,头发干不了,受冻了又怕胃疼。只是她不该在学校里用这种大功率电器,安全隐患实在是太大。送走家长前,我特意叮嘱家长,让她转告涵,我晚上一直在,可以来找我。

三节晚自习,我坐在走读生的座位上,一直没离开过,就连下课时间也只是起身在教室里转了转,然而涵并没有来找我的意思。第二天出操,经过涵时我特意放慢了脚步,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立刻又地下了头,还是没有开口。我心想:“这丫头怎么这样?明明是她的,不来认领,难道不想承认?”晚上和家长通话,家长说:“我和她说了——你们班主任是老师,不是老虎,不用那么害怕,你就自己去承认就是。她就是不敢,还说班主任一定是知道了吹风机就是她的,在课堂上说那些话,也是针对她的。而且这次考试她没考好,班主任就是讨厌她了。”

“老师不是老虎”,这句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,虽然只有几个字,但颇有意思,我不禁由此想到二十多年前的一件小事。那年我七岁吧,或者八岁,是夏天的下午,我去参加游泳训练。按照往常那样,五点钟,我走出训练场,父亲就应该骑着自行车来接我。但那天下午他迟到了。年幼的我站在训练场外面等了好一阵子,又不停地安慰自己没关系(想来当年的自己真是早熟)。但孩子就是孩子,最终我还是被未知的恐惧击垮了,开始放声大哭,周围没有一个一同训练的小朋友,走过的也都是路人,谁会为了一个痛哭的孩子驻足呢。但这时,一个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女老师走了过来,也许她并不是老师,只是工作人员——现在都无从得知了。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她手上的一根那个年代很常见的黑色发圈,和一把梳子——她是准备把那一头黑长发扎起来的。她朝我走过来,牵起我的手,问:“你家人没来接你吗?”说着带我去了传达室。进了传达室没多久,父亲就火急火燎地骑着二八自行车来了,他穿着紫色的圆领文化衫,直说不好意思,他睡过头了。

事情过去了很多年,至今我仍然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个女老师牵起我的手时传递的感觉。如果非要用语言来描述,我想那应该就是“孩子,不要怕啊。”我和她素不相识,也并非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但我却记到了今天。

 

涵最终没来找我,我也一改往日的急性子,没有主动找她。直到今天,改英语默写本时,涵竟然没过关。按照要求,没过关的学生都要在晚饭后六点钟到我办公室来重默——这下她是不得不来了,正好是个谈话的机会,看来晚饭又吃不成了。我定了定神,对她说:“最近感觉你状态不是很好啊。”

涵没有说话,表情也很紧张。想到她胃疼时这也不能吃,那也吃不下,我心里多了几分怜爱。“学习是不是压力很大?”我问。

她好像放松了些,说:“嗯。比高一时还不如。”

我说:“其实啊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,有人像清风细雨一样温和、温柔,有人雷厉风行,说话直来直去,但其实总体来讲,无论是周围的同学,还是老师,都是很单纯的,大家都是想着帮助我们的。只是有时我们自己想多了,这就像关上了一道门,别人再想帮助我们,再想关心我们,也只能干着急啊。我知道你很想问老师问题,尤其是数学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不用想得太多,大胆去问,老师肯定帮你。”

说到这里,她的表情放松了许多。我好像忘了吹风机的事,和她聊了好一阵,临走时我说:“学习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,但它不是人生的全部,甚至不是前二十年的全部。人生有太多值得快乐的事了,该放松就放松,该学习就钻进去,这次是考得很差,难道以后还能比这更差?不会了,以后的每一天都是进步。”

我第一次看到了涵轻松的笑。我也有种说不出的轻松。临别时,她轻快地走出办公室,还说了句:“老师再见!”送走了她,我看了看手机,已经六点四十了,孩子爸爸发信息告诉我说,一家人还没吃饭,今天有新鲜的菜,大家都在等着我。

寒风彻骨,但不足以驱赶心中的温暖。经过天元路时,我想到曾在这里放生过的泥鳅、小鱼们,它们因人类的放生而获得了重生的机会,但更重要的是,放它们回归自然,也让它们免受等待被宰杀之恐惧,这本身即是一场无畏布施。爱,何尝不是一场无畏布施呢?记得作家刘瑜曾给女儿写过一封信,信里是这样说的:愿你被很多人爱,如果没有,愿你在寂寞中学会宽容。我想,这即是一个母亲用诗意的语言向女儿表达:孩子,别怕。如果可以,我愿让所有我3班的学生知道,所有我的学生知道——别怕,家人和老师是你们一生的港湾,永远不变。


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办公室:02552728815 教务处:02552728116 德育处:02552728113 总务处:02552728112 教科室:02552728115

Copyright ? 2018 www.najla.cc All Right Reaserved. 南京市临江高级中学 拥有所有版权

江苏省南京市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诚信大道188号  025-52728815 线上娱乐场平台

技术支持:

苏公网安备 32011502010284号